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单迎天新闻博客资讯网

  • 首页
  • 军事
  • 快播王欣晒新团队合照:卷土重来要讲什么新故

快播王欣晒新团队合照:卷土重来要讲什么新故

发布:admin05-22分类: 军事

  12月24日平安夜,快播创始人王欣在微博晒出新的团队合照称:“时不我待,蛰伏修炼,在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,我们将陆续呈现新产品,敬请期待。”王欣在撕掉了快播标签之后,他的雄心壮志又将从哪里起步呢?曾戏言欠他一个会员的网友会买账吗?

  我变成流氓,我曾经纯线年出生在湖南郴州一个普通家庭,从小算不上学霸,偏科严重,高考之后读的是大专,毕业于湖南省机电学校(也有说是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)。1999年王欣南下深圳,在深圳市龙脉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担任程序员。龙脉公司是深圳主要的电信和互联网增值服务运营商,不过王欣没待多久便辞职创业。

  2002年,22岁的王欣离开龙脉公司,接受朋友的投资在深圳创立了点石软件有限公司,开发P2P音乐播放技术开始了第一次创业。但是由于缺乏管理和市场经验,公司做了3年被迫关门。

  在此期间,王欣已经和盛大陈天桥认识,其技术上的天赋和对产品开发的独特见解很受陈天桥的赏识。2005年,王欣结束了点石公司后,进入盛大,任职SDO部门助理总监,主导“盛大盒子”的研发。但随着盛大盒子遭到广电总局封杀,王欣离开了盛大。

  2007年,王欣决定重操P2P旧业,在深圳一个农民村的民房里,王欣开始对快播的研发。快播的初创团队只有5人。王欣在深圳市福田区的车公庙地区,租了一套没有空调10平米的民房,月租金3000元。再加上人工和服务器费用,快播每个月需要大约30000元的开销,这些都是王欣自掏腰包。最穷的时候,连请投资人吃顿饭都请不起。

  快播最先开发的正是视频播放器。彼时的市场上,暴风影音已经先于四年推出,正处于业务的发力时期。据说,王欣最开始创业的时候,曾找过IDG。当时IDG刚刚投了暴风影音,暴风影音当时在市场的占有率高于快播,因此,IDG给的建议是让暴风出资收购快播。但王欣刚从盛大出来,不想再去打工,所以没有答应。

  最终,王欣等来了周鸿祎。周鸿祎为何投资快播?雷锋网创始人林军在文章中曾提到,关于周鸿祎怎么投快播的版本很多,一个版本是周鸿祎的第二个孩子是在香港生的,因此有段时间在深圳住陪妻子待产,比较无聊到深圳华强转悠,问电脑里装啥客户端多,一问有快播,于是派人找到王欣;另一个版本是周鸿祎和妻子胡欢住在林嘉喜的公寓,当时周妻在那里待产,周鸿祎闲来无事问林嘉喜,深圳有什么好项目,林嘉喜推荐了快播。

  因此,快播迅速战胜了其他播放软件,成为了全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。截至2012年9月,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,而这一年中国网民数量为5.38亿,也就是说每10个网民就有超过6人安装了快播。2009年,快播新创了专有格式qmv+,这样的万能播放器能够将所有的格式打开。从2010年至2013年,快播一共拥有205项技术专利。

  2012年12月10日,王欣在朋友圈中说:“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,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。”一语成谶。王欣曾对记者说,自己只会做这个(技术)。也许一辈子都只会做产品经理,只要有技术创新就会研究,好玩就行。然而,王欣只注重了在技术方面的检控,软件平台与内容相分离的模式,让快播从上线之日起,就带有侵犯影视作品版权和为提供传播平台的天性。

  随着版权意识的增强,野蛮生长的快播遭到了群起攻之。从2012年开始,快播开始因版权问题被密集起诉:2012年4月,遭乐视起诉;2013年2月,遭中影集团起诉;2013年11月,优酷土豆、搜狐视频、腾讯视频、乐视等十余家公司和机构发布“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宣言”,将矛头直至快播等公司。

  直至2014年4月16日,快播才迟迟宣布关闭QVOD服务器,停止基于P2P的视频点播和下载。2014年,随着净网行动的开展,仅仅在快播关闭QVOD点播6天后,快播公司就突遭警方调查,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深圳总部,查封所有电脑,控制核心员工。被查封前,快播是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工具,占据着全网视频点播8成以上的市场份额,用户就有5亿人。

  王欣坦诚,他存在一些惰性和侥幸心理。但本人也在庭审辩论中用“技术无罪”为自己辩护,王欣称,“如果知道快播是用来看色情网站的播放器,用户肯定不会安装,与淫秽视频相关联对快播公司的利益是损害。”最后他认为,“公司无罪,我无罪。”

  这些年,微博署名为“快播王欣太太”(妻子彭鹏)一直为王欣奔走,坚持在微博更新动态。

  两人都是湖南人,且都是同一所学校毕业,1999年,在东莞实习期间,由朋友介绍认识。而后无论是王欣在深圳工作、创业,还是短暂在上海盛大试水,王欣妻子都陪伴其左右。

  在彭鹏公开的信件中,我们可以看到王欣在监狱中的生活也是经历了一段挣扎时期。2015年5月份“快播案”进入开庭审理阶段,他在给妻子信中写道:“我经常问自己‘人活着是为了什么?’,也许对我来说活着是为了一个承诺,所以不管怎样,我也会坚强地积极地活着。”

  一年后,王欣开始适应狱中生活,王欣曾在2016年写给妻子的信件中表示:“在这里时间长了就怕与世界脱节了。”在2016年4月份的信中,他开始和妻子分享了他的狱中收获,称:“在狱中两年最大的收获是看书,后悔以前看书太少,我每天都会告诉自己,真正属于自己的三样东西是知识、身体与思想。所以,充实的一天,应该要学习知识,锻炼身体和控制思想。”狱中的王欣还透露自己在狱中学佛,看《冰与火之歌》小说。

  据悉,入狱后王欣一直坚持阅读最新的互联网杂志,学习各种最先进的知识。据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报道,服刑以后,王欣的妻子从深圳赶往北京探视,一位互联网圈的朋友经常接待,并帮忙为王欣买书,主要是经管类或与互联网相关的,也有人物传记、科幻小说。王欣在监狱中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,三天看一本书,有时候甚至一天就看一本书,并要求大家要多寄书给他。

  快播最终还是破产清算,9月4日晚,快播公司前CEO王欣的妻子彭鹏在微博发文称,快播选择破产,是希望能通过破产程序,把之前欠合作伙伴的钱还上。王欣也在微博上分享了仓央嘉措的一首诗,感慨道:“我放下过天地,却从未放下过你。”

  快播到了尽头,但王欣并没有停下脚步,当初在终审认罪时,王欣就曾说,“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,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。”

  王欣出狱后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、58同城CEO姚劲波、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合影。

  出狱仅19天,王欣就于2018年2月26日成立了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,4月26日,公司举办誓师大会,6月8日,新产品概念完成,到了8月8日,王欣团队宣称已经完成了公司6大产品的内测。有网友爆出,王欣正在研发一种新式播放器。这种新的播放器叫做Xinplay,在播视频的同时,还可以赚钱。而他的最大创新之处就在于它和区块链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王欣对区块链早有关注。2013年他入狱之前,快播的流量矿石项目就已在公司立项,实际上,虽然快播不复存在,但快播的团队并未完全散去,一部分成员成立了一家名为“新华云帆科技有限公司”,目前主要运作着云帆加速、放眼直播、视频头条等多个项目,“前快播元老、系统架构总设计师兼CTO”王羲桀担任这家公司的总经理。

  此外,王羲桀还率领快播团队入局区块链生意。前快播团队开发出的流量矿石宝盒上线,是一款挖“流量矿石”的硬件设备,利用用户闲置流量,卖给有需求的企业,挖矿赚钱,可以兑换视频会员,充值话费,或兑换购物卡。业内将其称之为“中国版的比特币”。除去播放器,快播的主营业务还有游戏“快玩”和机顶盒。在播放器夭折后,分析人士称,游戏可能将成为快播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