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单迎天新闻博客资讯网

哪个作者又独爱“星垂平野阔

发布:admin06-11分类: 体育

  昨夜国足2:1逆势战胜了吉尔吉斯斯坦,打了不少长期黑国足球迷的脸,长了国足士气。这场胜利,也是国足连续两届亚洲杯首战完成逆转,取得了亚洲杯的开门红,也许也会给2019年的中国足球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开了一个温暖的好兆头。

  与之开门大吉和红火相比,却是另一阙无人顾问的悲歌已成为伤心往事,1月7日的午后,《足球俱乐部》杂志的官方账号更新了一条临别赠言,内容很简单,但在南方这样一个淅淅沥沥的凄雨寒冬的午后,在体育媒体领域还是泛起了一丝涟漪:《足俱》已逝,它再也无法鲜活的生存下去了,这是它的最后一口气。欸乃一声,何其悲凉。

  整整4个月了,他们上一次微博更新置顶的原创内容还是2018年9月19日,一个活动,一个福利。只是,这一次《足俱》发声,竟是与绿茵江湖儿女的执手相看泪眼,而未来又将今宵酒醒何处?

  我花了好一段时光,在《足俱》的官微上认真漫步,他们的微博账号真的好久好久没有收获上双的交互数据了,我停下脚步,想想,在这如宇宙般浩瀚的虚拟网络大世界中,在这个小小的一亩三分地,并没有浩瀚的风口。

  而这一次停刊转身告别,《足俱》终于收获到了近千条的转发+评论与点赞,我一条一条的看着,祝福和遗憾是道别的主题,还有一些网友贴上了收藏过的照片,我觉得互联网再怎么四肢发达它终究是没血没肉、无情无义的“负心汉”,而这些留言祝福才是人类最美好的善意。

  近年,随着移动互联网凶猛的发展,很多事物渐次被淘汰出局,互联网不断入侵我们的生活,砍掉了我们以往的生活方式,改变着我们的消费习惯。随之而来,传统纸媒受到了海啸般的冲击,读者的阅读的方式也在“非受迫性”式的被改变。然后就是一家一家的报社、杂志社与时代作别,传统媒体在无声无息的战争中全军覆没。

  时代发展太快了,快如刀光剑影,一剑封喉。作为80后的一代,我享受过传统纸媒带给我最高潮的阅读刺激,在那个白衣飘飘、纯真时代的校园,一张张、一本本体育报刊成为男孩子们疯狂追捧的对象。毫不夸张的讲,那时候作文写的文采飞扬,情书写的意气风发,很大程度上与呆板传统的语文老师没有太大关系,绝大多数是靠着读一篇篇球评、和球星轶事以及赛事盘点、战术分析、内幕爆料......

  我一个字一个字细细品味,每一位值得我欣赏的作者,他们的文笔简直就是绿茵世界的文学大师,他们仿佛把中国语文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革故鼎新,然后重新相配组合,赋予了足球最爽快的可读性。

  于是,课堂上我们偷偷摸摸的读这些文字,课后我们探讨着哪一段写的最好,哪一个词用的精妙,哪一个作者擅长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,哪个作者又钟情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粗犷雄浑,哪个作者又独爱“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”的豪迈豁达,还有武侠风,琼瑶体.....我们就爱这样的“作文”,多解渴,多下饭啊,除了班花、校花,它就是我们心目中的“女神”。

  那时,青草芳芳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读着最有营养的体育雄文,思想从不会瘦骨嶙峋,也不会在每个孤独来临的夜晚觉得空虚寂寞冷,尤其在寒冬之夜从班级回到宿舍,钻进被窝里,读着作者写的文字,他仿佛就在眼前与你促膝侃侃而谈,而你保持聆听者的姿态就够了。

  那时,信息极度不对称,但我们愿意等待啊,相信等待不会有奇迹但是真的会有惊喜。犹记得《足俱》以热爱之名,真正定义着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它真的陪伴着我们度过了最靓丽的青春年华。一张张球星卡,一幅幅海报,以及类似于对联式的封面排版设计,精致的印刷,无不安放着我们对于足球痴迷疯狂的魂灵。

  那时,互联网发展的良莠不齐,没有国外俱乐部的官方微博、没有承载快准狠的信息流的APP、没有每天可以订阅的微信公众号、更没有0门槛不用负责任的标题党和自媒体们的横行霸道。我清晰的记得,那时我们与世界足球的相处方式,是和谐的,是丰富多彩的,是那些白纸黑字的杂志、报纸还有写给编辑部的一封封书信,纯真的要死,美好的要命。

  那时,东《东体》、南《足球》、西《体坛》、北《球迷》,中国体育报纸四平八稳、蔚为壮观的四大台柱子,撑起了90年代末中国大批球迷对于欧洲足球的视界观,一直并延续至今,影响着吾辈球迷对风起云涌的国内足坛的亲身参与。

  如今,白天黑夜交错,如此妖娆婀娜。蹉跎着岁月又蹉跎了自我。我们长大了,毕业了,成家了,白衣少年变成更多孩子们口中的“大叔”,如遇不客气一点的小屁孩儿还会在前面加上“油腻”二字。80后,需要自我“保温”了,生活要不要苟且都不是很重要了,重要的时在“保温”时确实需要一点枸杞了。《足俱》停刊了,让我感觉我的青春才刚刚结束,我焦虑,我难过,我又欣喜。

  今天,它如同它曾经报道过的那些个球星一般,最终选择在刚步入新的一年伊始,“退役”了。

  今天,它是个地地道道的90后,诞生于1993年,它才27岁,正是当打之年,却在风起云涌的智能世界没了生存空间,它被门户网站、移动端的崛起挤向了悬崖峭壁,它纵身一跃,谷底的白骨,已经清风徐徐。

  今天,又一个曾经历经大江大河的体育媒体息稿休刊了,在信息洪流的浪潮冲击下,他们尝试着在不同阶段接受变革带来的剧痛,但这波浪潮终究变成了洪流、进化成了海啸暴风,倒下是必然之势。

  再见,《足俱》;再见,青春。那些不朽的时光,有过最浪、最真挚、最煽情、最独领风骚的文字陪伴,而这些终将成为时代永恒的沉淀。未来怎样,我相信:大潮退去,方知孰在裸泳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